灰茶

尚在途中。

Cause you even don't know (4)

日向大佬掉线(
下一篇可能有一点点修罗场(..?
其实有点想写部长线...
———————————
“好厉害啊..!会做炸鸡超厉害的啊?!”
牧凌太被人盯得愣是不敢将自己从便当盒里夹起来的炸鸡块放进口,就那么呆呆地僵持着。
春田创一的目光毫不遮掩,两只眼睛里装满了“想吃”两个字。
“啊..前辈,你要尝尝吗?”
“真的可以吗?!”
“嗯,嗯。没关系。”摆出这样的表情,要是说不可以的话他会哭的吧...牧正这么想着,桌对面的人忽然探了过来,牙齿磕在筷子上清脆一响,动作迅速到他甚至只看到了一道残影。
“嗯..Naki!!!....真的...好吃啊!!”
得逞的春田创一心情大好,无不满足地嚼着自己叼来的“劳动成果”含含糊糊地称赞,开心到几乎要蹦起来。
牧凌太突然有了种一盘炸鸡就能拐走这个人的错觉。
不,或许不是错觉。
————————
下午的客户是一对明星情侣。
本是带着牧熟悉介绍工作的春田遇到了大麻烦。
原先和和睦睦甚而你侬我侬的情侣忽然之间怄起气来,把两人夹在中间很是尴尬。
从家具摆放房屋采光到容纳不足,最后扯上了关系的公开。
“所以说你根本就不爱我吧?”一方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
“凭什么要我让步?”
“还好提前发现了?不然以后的路不知道多难走!”
“为什么不公开关系??我想把这份感情告诉大家啊!!!”另一方也不甘示弱地扯开了嗓门。
“这两件事情根本没关系好不好..你能不能为我着想一点。”
“既然你这样觉得,那还不如就此别过。”
“等等等等等——!!”
春田创一手拉一个,把转头正打算离去的两人扯了回来。
“啊、抱歉。”见两人稍稍安静了下来,他带些歉意地笑了笑。
“哪个啊..其实我和这位,正在交往。”
春田创一忽然凑过来捏住了牧凌太的手。
“哈.. ?嗯、嗯是的。”
牧凌太有些讶异的语调被身侧人的眼神压了下去,
自己的前辈显然不擅长撒谎,说起话来断断续续,掌心还有层薄薄的汗。
“现实总免不了对一切事物发出责难,”
“但果然,我们还是要看清目前对自己重要的是什么。”
“...我是这么想的。”
回握住人微微颤抖的指尖,牧凌太向前一步说道。
—————————
“抱歉啦,Maki..撒了这种谎。”
直到一对情侣确定房屋走后,春田才突然想起来什么,触电般地抽回被人握着的手。
“果然..有点反感吧?对对对不起!!太奇怪了。”
“嗯..没关系。”
“说起来,前辈。自我们认识,好像道歉的次数非常多呢。”
“对不起!!!”
“又道歉了。”牧凌太笑了起来。
带着签好的合同走在路上,心情自然是无比愉悦的。
这次确实耗费了不少时间,天际的黑色重重地压了下来,春田创一的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晃晃悠悠地跟着主人去踩地上的花瓣。
“好在最后和解了..不过偶尔也会有闹得不可开交的情侣。”
“明明都走到了买房子的这一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那么多地方意见不合啊——”春田创一开始絮絮叨叨地说着,声音从不算太远的前面飘了过来。
“虽然我不太明白,他们大概只是想要对方的偏袒吧,确认对方的感情..这样的感觉。”
“前辈怎么想?”肩并肩地同前辈一蹦一蹦显然不大对头,牧凌太缓缓在后面跟着,目光一会落在春田身上,一会又融进地面里。
“嗯??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不过我的话....怎样都可以,稍微让一步也没什么。当然不是炫耀的意思,但我一直以来都是得过且过。”
“而且我呢..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没办法说出去的事情什么的...”
那时的日向纪久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开的呢。
不用去想也能明白抓着雨伞的自己一定做出了无比惊恐的神情来。
“趁着还有足够的时间,一定要让对方明白你的心情才是。”
牧凌太抬起头来望向面前的人,
时间似乎被凝住了般绕着他打转,
春田创一笑着。
被夜风吹起的头发在头顶一翘一翘。
——————————
公司里的人已经都回了家,半掩着的玻璃门上还贴着“记得锁门和关灯”的便利贴。
春田创一把它揭下丢进垃圾桶,打开文件夹开始写工作记录。
红色的油性笔于白板上划过,在人矮得可怜的业绩上添起一层数据后放下,牧凌太望了望空空的手,指间还残留着先前被突然握住的余感。
“喂、Maki,maki!”
叹口气不作多想,牧凌太正准备离开,背着双肩包的前辈便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
“嗯,怎么了?”
“给你这个——!算是炸鸡还有..今天下午的回礼!”
“要认真地看哦!”
封面是只丑萌丑萌的看不出老虎还是猫的东西。
“对了,虽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maki你可以先考虑一下。”
“要不要和我一起住?”咽了下口水组织有些过快的话语,春田创一接着解释。
“我母亲啊,半年前搬出去了,所以家意外的很空..离公司也近。”
“好。”对方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春田创一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虽然很早之前就想和你提了,不过之前还在考虑是不是会给你造成困扰..”
“啊,前辈这么说,其实是看上我的炸鸡块了吧?”
牧凌太指指袋中已经空了的便当盒,今天差不多有一半的炸鸡块都是对方吃掉的。
“嘿嘿、被你识破了。”春田倒也不尴尬,抓了抓头发露出招牌式的傻笑回应。
“不过也不是非要马上住过来不可,总之,慢慢来吧。”
————————
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的春田创一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了公司,像极了刚放学的小学生。
“啊春田。可以跟我过来一下吗?”停留处的车忽然开了门,部长从驾驶座里走了下来。
“有些事情稍微想和你谈谈。”
这么晚??在等我..是在等我吗??
自从公交车的事情发生之后,春田创一对于部长一直都是能回避便绝不接触,比起面对他更愿意选择逃避——只是现在,他大抵非面对不可了。
面对这个显然心事重重并且在身后拿着一束花的部长。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