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茶

尚在途中。

Cause you even don't know.(2)

日向→春田←牧
想和日向大佬对视。
想深情凝望他的大小眼(你。
——————————
“你累了吗?”
一层暗暗的阴影覆了上来,睁开眼是少年亦如天空般澄澈的眼眸,对方望着他稚声道。
不知来处的风拂起扎根未稳的嫩草,点点新绿被翻卷着抛向天空。
白白的花蹭上脸颊。
他下意识地触碰,微微外翻的花瓣被他笼在掌心,继续向前到对方揪着花茎的手,淡绿色的汁叶溢满指缝。
不远处的人群被隔了层雾,像是通过谁的眼睛去张望另一个世界。
“纪久。”
花茎被拧碎的声响连着春田创一拧开门把随后砸在门框上吃痛的哼哼声,光亮朦胧的世界眨眼间成了昏暗的客厅,只是下一秒春田便摁开了明晃晃的灯,刺得日向纪久好一会睁不开眼。
他烦躁地从沙发里站起身,目光落在于玄关处瘫成一个大字的春田创一身上。
——————————
“就..联谊。”
面前人未等自己发问便怂怂地给了答复,一张因醉酒泛起酡红色的脸皱在一起,缩着脖子乖乖给他揪在手里。
日向纪久没来由的愤怒很快消了下去,拖着春田走过玄关往浴室一丢,打开花洒把人从头浇到脚。
“啊你干什么日向纪久!!这么冰会感冒的知不知道。”
原本像只死鱼一样的春田一下子嚷嚷着跳了起来。
“吵死了,闭嘴。”
过大的水花溅湿刘海,水珠顺着发梢滴滴滚落甚而顽皮地钻进眼睛,拿着东西还要应付春田胡乱挥来的双手的日向纪久显然没有去擦的空当,索性把冒着水的花洒往地上一砸,伸手砰咚一下敲上浴室的墙面。
春田被着意料外的举动弄得一时间忘了动作,呆呆地和日向对视良久。
对方的眼睛确实好看。大大的瞳仁与总掩在刘海下的浓眉相衬,光线一照仿若蕴了潭沉沉的深水。但那本该讨人喜的眼眸常会显露出空洞而茫然的神色,宛如被雾气吞噬的清晨——只是此时这双眼睛里映着亮亮的光,满满地装着自己。
“噗。”
春田呼吸骤然有些错乱,猛地被水呛了个厉害,眼睛一闭喷了日向纪久一身。
对方自然是忍着给他一拳的冲动黑着脸出去了。
————————
牧凌太觉得,春田创一实在奇妙得很。
他似乎完全把昨晚的尴尬忘了个干净。
当然也有可能是压根没有感受到过。
再见面时,居然是一副兴奋到不行的模样,甚至还伸手去扯他的衣袖。
那双直直望着他的眼睛几乎都要蹦出星星来了。
一旁正做着介绍的黑泽很快注意到春田创一的小动作,偏过头投去一个微笑。
“你们认识啊?”
“那也好,春田,你带着他稍微熟悉一下吧。”
“我们家春田可是很能干的哦。”
不知道为什么,牧凌太总觉得部长把我们家这几个音节咬得很重。
————————
“这里可是重点——看好了,要尽量不产生折痕地把它放进去。”
“啊,好的。就这样?”
前辈的语调比起他人似乎要偏高一些,不时还有些破音,奇怪的是落在耳朵里却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反而莫名地令他想要再听下去,胡思乱想间,语气难免有些敷衍。
“什么啊。这可是很难的?你试试?”
春田创一显然对牧凌太不以为然的态度很是不满,扬眉挑衅似的卷起宣传单往人肩上敲。
但这确实不算很难,他想。彩色的传纸顺着缝隙溜了进去,扭过头正打算和人炫耀一下的牧凌太却发现春田创一正同不知是谁的妇女交谈。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所以说,以往您找的那些都不对啊、完完全全地误解了我的意思...”
“不就是胸大的吗?明明..”
“那个已经完全不是胸大的级别了!是哪里都——我想找的是童颜巨乳啊!!”
“春田,你已经三十岁了吧?别挑挑拣拣的啊。说起来,今天有一个很好的...”妇女很快叉起腰,拿年龄说事。
春田创一撇了撇嘴,敛下眸子不再争论。
“那,谢谢您了。..不过我今天没时间啊、下一次吧!”
求助的目光转到了牧凌太的身上。
————————
“不,我真的觉得春田前辈很厉害。”
牧凌太回想起路上经过他们身旁的人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会停下来和春田创一唠上两句家常。
那样的春田创一看上去很是温柔,会陪着轮椅上的老人走一段路,会弯下腰轻揉小孩的脑袋,连挥动手掌向人打招呼的模样都仿佛柔柔地打了层光。
“毕竟做这些工作重要的就是和社区里的人交好关系....”
对方揉揉鼻子嘿嘿地笑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淡蓝色的荧幕上是日向纪久四个字。
“那小子居然会给我打电话..好难得。”
嘟嘟囔囔地接通,春田开口问上一句。
“哦、日向啊。怎么了?”
“……。”没有声音。
“喂,别恶作剧啊。我现在...”
“……。”还是没有。
不甘心地再问,回答他的是电话的忙音。
“那个,看来我要离开一下。抱歉啊,牧。”
“日向好像有点奇怪..。”
“对不起,这个能麻烦你吗、看着发就好。”
“啊啊。可以,没关系。”
“那你就试试看啊——”
鼓起的脸颊到了话尾转为嘴角眉梢漾开的笑意,春田创一眨眨眼将宣传单的袋子塞进人怀里。
糟糕,前辈迈着步子跑开的背影有点可爱。
牧凌太这样想。

评论(1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