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茶

尚在途中。

草莓蛋糕和冒失鬼


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后辈散发出两米八的气场无言凝望着自己,春田不禁垂下头放轻呼吸去数玄关出木制地板的纹路,一声不吭地等对方开口。
“……。”
这样的对峙只有一分钟。然而每秒都好似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令他不禁觉得自己差不多凉透了。
“给前辈十秒钟解释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牧凌太面色不悦地点点手表。
“我..我去买蛋糕了!”
终于听到疑问的他有些欣喜,调整呼吸后再度抬起头,晃晃手中的方盒。俄而又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收回目光一副认错者的模样把头垂得低低的。
牧凌太不得不承认,先前的怒气在看到面前人从小心翼翼到傻笑起来的模样便一下消失得了然无踪,甚至连面部表情都忍不住地松懈了下来。
“..真是。在干什么啊..怎样都好。你呆在门外做什么?被风吹傻了吗。”
“.....嘿嘿、”后者重重地松了口气。
“快来吃饭啊。..傻兮兮的。”
“Maki、我想先吃蛋糕——!”
见人似乎没有生气的意思,春田咚咚咚地跑进客厅。
“今天、可是六一节啊,Maki!!”
“春田前辈已经三十多岁了吧。”
“但是啊,但是啊,不是有恋人间每天都是节日的说法什么的吗...而且..。”
“反正前辈又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东西了吧、事先声明,我可是不会答应的。”
“为什么啊..!!Maki明明还没好好听我说..”
“我可不想陪着前辈胡闹。”
斩钉截铁地打断了还未说完的话,移开目光不去注视那人几乎泛着光眨巴眨巴地望向他的眼睛。牧总觉得只消对视上几秒,自己必定会产生动摇从而心软答应一切请求——这没准是什么神奇的魔法,总之当下绝对不能中招,否则绝对会没完没了。
“哼..哼、那就..算了!”想要装腔作势的语气到了末尾不知怎么的就成了别的话,令人不禁有些懊恼。
“...什么啊,发出这种闹脾气的声音,前辈还是小孩子吗?..奶油都蹭脸上去了。”有些好笑地出言调侃,牧凌太递出指尖掂上人唇边一小块奶白送入口中,暗自称赞味道确实不错。
正打算讨好般地端起盘子把草莓往牧嘴边送的春田因为这个动作有一瞬的飘忽,塑料叉子在手中一抖,沾着奶油的草莓就这么蹭到了人的脸上。
“啊、糟糕 !”
他手忙脚乱地想要补救,摇晃间碟子里的蛋糕滑落,顺着牧的衣袖滚到裤脚,染上大片白花花的奶油。
“Ma、Maki,我..”
“好了——前辈你先不要碰我。”尽管恋人惊慌失措的模样实在可爱,但刚穿上第一日的衣物便被弄得这样污迹斑斑却着实算不上什么好事,牧凌太长叹口气支开了春田无措的双手,头疼地皱起眉头。
水流动的声音将面前人的背影与自己拉得好远好远。
维持了许久伸出手的姿势,春田创一才想起来般地掌控回呆愣着的身体,缩进沙发圈起身旁的靠枕。
药丸药丸。绝对生气了啊..绝对。
春田创一不免有些失落。
“有胡思乱想的时间还不如注意一下自己的生活习惯、不要总是吃完就躺在沙发上,春田前辈?”
以往乖乖应声的人不知为何没了声音,
回过头才发现他竟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我想和Maki秀恩爱——秀恩爱啊!”
“我不管..、、我..!”
断断续续的话语在人快步接近时戛然而止,春田创一本能地抱住头做自卫状顺带抽噎着打了个响亮的嗝。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蠢,说哭就哭。
好吧。管他什么见鬼的请求——自己全都答应就是。吻上那咸甜交错沾着点奶油和泪水的柔软的唇时,牧凌太这么想。

评论(2)

热度(40)